===写给的天堂湖和可爱的队友天堂湖 二湖营地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的咽喉,2000多年的发展演变成了如今新疆境内一条由南到北的徒步路线,南部从阿克苏地区拜城县黑英山乡出发,北至特克斯县喀拉达拉乡琼库石台村,之所以被驴友成为骨灰级徒步路线,不仅因为它是一条积淀了千年历史和文化的路,而且在这条路上,能到看冰达坂、栈道、科客苏河,以及天堂湖等等稀世美景。自从看到美丽

这次我作为本次乌孙古道的发起者跟组织者,我把这次做的行程分享给大家。已经距离差不多一年了。此行一共组织了13人进山,全部顺利完成全程。 本帖分为两个部分:一楼、详细的交通,马帮等行程攻略情况二楼、本次的游记琐碎感受(只想看组织部分的看第一块即可) 本次队伍是轻装队伍,我这边只说徒步会涉及的东西,徒步外的就不说了。个人感觉乌孙不是很难,注意好过河,这次朋友带了一个没有任何徒步登山经验

长途旅行最困难的是什么?我一直认为是“出发”。向往乌孙天堂湖好多年了,因为怕过水,视乌孙古道为畏途,那么多年就这样心里长草而不敢去。直到今年7月一个冲动买了飞机票,终于完成多年的心愿。 我到现在都感谢这个冲动,因为,这冲动是那么微小,那么犹豫。只是看机票便宜,天气预报转好。冲动就突然发生了,订好机票到出发连20个小时都没有,匆忙的采买食品,匆忙的收拾行囊。 (乌孙天堂湖)

七月新疆,多变的防疫政策。乌孙古道,是我在新疆最后的行程。 通过8264要结伴走乌孙有洋洋洒洒四五十号人。0725是大家定下来要走的时间。随着疫情的变化,要走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大多数人都来不了伊犁了。 群里三四个人坚持着。等到我来到特克斯,按约而至的只有我一个人。下午去黑巴扎问了到琼库什台的班车,被告知班车不让载游客。但是班车司机提示我,自己包车是可以去的,但是价钱贵不少了。

2020年由于疫情肆虐,原定的新西兰和美国行程不得不全部取消,从而深耕国内。本次新疆游,已是本人第3次进疆,策划了喀拉峻草原河乌孙古道连穿,以及独库公路骑行,整体感觉不错,值得一游。由于上述行程游记、攻略很多,故只是结合本人的经历,对一些实用信息做出一些补充,不当之处,敬请指正。第一段行程:喀拉峻草原(6月16日-21日)这段行程队伍原计划10人,被疫情减少至7人,其中2人轻装。由于是

《乌孙的天空》记录漂砾2020年7月从乌孙古道由北疆翻越天山到南疆的bwin手机客户端徒步。 分N个章节,本文为第一章。 —————————————————— d1. 这种焦虑的全部模样一定只有自己理解,在一种极为焦虑的情绪下驾车离开,赶往机场,起飞前下起暴雨,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心里估摸着,这是我人生的第几次起飞,渐

引子乌孙古道,最早我是在网络上看到了天堂湖(阿克库勒湖)绝美的照片被深深吸引,于是在心中默默的期许着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去徒步乌孙古道,一直幻想着置身于那天堂般的时空之中…… 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它是一条积淀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史诗之道,想去亲身感知那千年的故事与时光…… 乌孙古道,目前常规有三种走法:包扎墩线/琼达坂线/龙脊

七月初走完了乌孙古道,发点照片纪念一下,疫情当前,出去一趟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没想到七月的乌孙达坂上还有这么厚的雪,听后来一支队伍讲我们的运气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在翻达坂的时候一路风雪交加。 在出发去新疆的前一晚,把墨镜忘记在家里,翻达坂时只能眯着眼睛,心里默念千万不要雪盲,最恶劣的时候15米开外什么都看不清,积雪直接没过大腿,一步一个坑。

公元前一百三十八年,汉武帝派张骞为使者,带着一百多人从陇西出发。陇西外面就是匈奴地界,他们走了几天,被匈奴兵围住,做了俘虏,十多年的奴隶。别人都分散了,只有堂邑父跟张骞在一起。终于有一天,张骞和堂邑父带着干粮,趁着别人不留心时,骑上两匹快马逃了。他们要到大月氏去,又不知道大月氏在哪儿,只往西走。他们跑了几十天,逃出了匈奴地界,闯进

忽上天山路,依然想物华。 云疑上苑叶,雪似御沟花。 行叹戎麾远,坐怜衣带赊。 交河浮绝塞,弱水浸流沙。 旅思徒漂梗,归期未及瓜。 宁知心断绝,夜夜泣胡笳。 《晚度天山有怀京邑》唐·骆宾王 西行之路自古凝聚的就是历史,让人不禁抚襟唏嘘!

乌孙古道,跨越新疆天山,连接南疆北疆北起伊犁琼库什台,南至阿克苏黑英山 重装出行,按照惯例,先介绍队员左一:胖迪(老面孔了,长期合作伙伴)右一:一休(人小力量大的典范,使不完的劲儿,走不断的腿)中间:阿九(还是那个勤勤恳恳任闹任怨的老黄牛)由于提前到了琼库什台,等着朋友的队伍一起进山,所以行程按照常规有些变化(但是重装依然是重装

我真的去过天堂-乌孙古道穿越记 作者:三胖吃不胖 乌孙古道:历史上是指乌孙古国到龟兹古国穿越天山南北的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也是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争夺的宝地,现如今是连接伊犁谷地和南疆阿克苏的一条翻越天山的古道。 为什么好多人说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新疆? 如果你问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别去!因为去过之后真的会上瘾毫不夸张的说,

关于乌孙夏特,网上攻略很多,我就不再详细写了。 这两条线路连穿的乐趣在于:从 北疆 走到 南疆 ,再走回 北疆 ,在南 天山 走了一个环线,再加上天堂湖和秋色绚丽无边,很是享受。但走得还是很虐的,每日天亮起身,天黑扎营,中午路餐不过半小时,其他时间都是无休止的行走,行走......

乌孙古道乌孙道贯通南北,天堂湖遗世独立,最美的风景永远深藏!天堂湖如弯月一般躺在四面高山之中,进水口和出水口都无迹可寻,但却终年不涸。在纯洁的雪山包围中,湛蓝的天空下,辉映出一道魅力无穷的景象。徒步者彻底迷失,一片痴心不改,惟愿此生相伴。最佳的体验是把帐篷扎在湖边,拥抱着天堂酣然入眠。 天狼之路穿越成功之后休整一下于是8月2日我们9人开启乌孙古道之虐:第一天我们租车阿克苏拜城县黑英山牧业村,

【前序】 谨以此文献给: 装备十项全能的刘老师; 有大智慧的瓜哥; 坚韧不拔的晓琳姐; 屎尿情谊的南方; 一路硬撸的离凡夫妇; 以及亲爱的哈萨克族山林之子吾尔肯; 至于阿浩,自然有你的粉丝南方为你撰文,就把这个献文(吻)的机会留给她; 当然还有一些一闪而过的人物,比如16岁就结婚生子的土衣哥,擦肩而过的波拉提,袋鼠的哥哥......等等,这些鲜活充满异趣的人生,虽是萍水相交,

我看见,夜空的帆 灿烂的波浪 泛起百花齐放的浩荡 我看见,大海的帆 穿云的船桨 触发从没见过的明亮 星辰大海 约定在诗歌的远方 乘风破浪

乌孙古道简介: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都要争夺这块宝地。公元前的汉武帝为了对抗匈奴而与乌孙结盟;隋唐时期西突厥控制天山统治塔里木盆地;唐代西征突厥及与突骑施的交好等,都是通过乌孙古道来实现的。是汉代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远嫁西域,抵抗匈奴的一条爱情和政治之路,从北疆翻越天山到达南疆,聆听远古的马蹄声,赏天山之壮丽,惊天堂湖之美

第一次发帖,纪念2016年我首次长线穿越乌孙。

乌孙是我国一个以游牧为主的古老的部族,公元前2世纪至1世纪崛起于我国西北地区,后在伊犁河流域建立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权乌孙国。 连接伊犁谷地和南疆阿克苏地区穿越天山的要道称为乌孙古道。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都要争夺这块宝地。汉武帝统一西域后,出于同乌孙国和好、威服匈奴的考虑,在此路建关设卡,修筑戍堡、烽燧。民间传说称唐玄奘曾穿越此古

热门旅行地全部
  • 四川

    2285篇

  • 西藏

    1948篇

  • 新疆

    1225篇

  •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泰国 日本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 韩国 柬埔寨 印度 意大利 菲律宾 俄罗斯 法国 马尔代夫 斯里兰卡 新加坡 土耳其 加拿大 德国 西班牙 老挝 埃及 缅甸 瑞士 英国 蒙古 阿联酋 奥地利 迪拜 伊朗 瑞典 肯尼亚 以色列 南非 希腊 墨西哥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荷兰 丹麦 挪威 冰岛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帕劳 芬兰 葡萄牙 坦桑尼亚 阿根廷 约旦 朝鲜 黑山 毛里求斯 突尼斯 比利时 特拉 伦敦 不丹 波兰 玻利维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智利 古巴 加蓬 塞尔维亚 格鲁吉亚 波黑 孟加拉国 金沙 伊拉克 巴西 圣彼得 巴拿马 哈萨克斯坦 秘鲁 亚美尼亚 梵蒂冈 克罗地亚 卢森堡 奥克兰 马耳他 斯洛伐克 爱尔兰 爱沙尼亚 马达加斯加 开普敦 坎昆 关岛 纳米比亚 厄瓜多尔 大溪地 东帝汶 立陶宛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克兰 瓦努阿图 马丘比丘 阿富汗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巴林 塞舌尔 留尼旺 申根 哥伦比亚 叙利亚 赞比亚 吉尔吉斯斯坦 拉脱维亚 萨摩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塔林 巴勒斯坦 哥德堡 科伦坡 乌干达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库克群岛 巴布亚新几内亚 多哥 罗马尼亚 巴哈马 塞浦路斯 文莱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黎巴嫩 平壤 马拉维 斯洛文尼亚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塔什干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汤加 乌拉圭 危地马拉 卡塔尔 帝力 也门 苏丹 巴马科 马里 贝尔格莱德 阿曼 津巴布韦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